Marcie

暗流又卷走了一个读书人

【罗曼x达芬奇】阿派朗

【罗曼x达芬奇】阿派朗

注:

没有重点

文风迷,结局迷,结构迷

友情向,恋爱未满


她在草稿纸上用粉色墨水描绘出机械的内部构造图,又写下一连串简洁跳跃的注解,反向的左手字写得华丽漂亮。

 现在是人理拯救完毕后的第二个月,万能的天才今天也像太阳一样散发着光和热。

 完成品被随手放在桌子上,她伸了个懒腰走向工坊内部的一张小床。为了合理利用时间,达芬奇每过四小时就要睡上15分钟,作息规律得宛如机器。

即使是成为了不需要睡眠的英灵,她也保留着这个习惯。 


【阿派朗。】


 按理来说她在睡前从来不会胡思乱想,但这次一个名词突然闯进她的脑海,就像永远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找她帮忙的迦勒底员工一样突兀又让人无奈。


 “阿派朗,是什么东西来着?” 

莫名其妙的词。 

她很快把这个词抛在脑后,陷入短暂的沉睡。


 醒来之后,她看着一片漆黑的工坊,难得的陷入疑惑。

“我什么时候关的灯?” 



第二次听到这个词是在下午,藤丸立夏久违地来到工坊。

 “玛修有点不放心你。”藤丸立夏视线在四周扫了一遍,看到比以前更多的手稿和设计图,还有稀奇古怪的发明,几乎堆满了整个屋子,没地方下脚,“但看来你过得很充实嘛。”

 “是啊。”达芬奇微笑着做了个苦恼的手势,“迦勒底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所以有要紧事吗?没有的话我还想先完成几份工作。天才的时间是很宝贵的,还是说你愿意用魔力棱镜或圣晶石交换我的时间?”

“不愿意不愿意。”御主叹了口气, “达芬奇亲,你最近是不是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我?”达芬奇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我还巴不得他们少给我点事做!但我都和迦勒底签了契约,答应留在现世了,这就是有失有得吧。真是的,当初因为一时感兴趣留在迦勒底,到底给我添了多少麻烦啊。”

 “达芬奇亲说谎了。”藤丸立夏小声地说,嘴角带着苦笑,“明明留在迦勒底是因为罗曼医生的劝说吧。” 

“虽然有他劝说的成分在内,但最终做决定的是我自己哦。”她看起来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她是万能的天才,罗玛尼只不过是因为对“莱昂纳多·达·芬奇”这个存在有着求助的需求,才会劝她留下罢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当时被召唤出来的不是我,他也会说同样的话的。”

 藤蔓立夏摇了摇头,把这个话题终止了。

 “达芬奇亲知道阿那克西曼德吗?” 

“哲学方面的事情我不感兴趣,但多少知道一点,他是哲学之父泰勒斯的学生,米利都三杰之一。”达芬奇回答道。

 “真不愧是达芬奇亲,好可靠,”藤丸立夏钦佩地看着她,“其实我最近在看希腊历史的书籍看到了这位,达芬奇知道他提出的理论吗?”

 达芬奇摆摆手,“你如果再渴求我对于‘哲学’的看法,我就真的要去当个哲学家咯,但前提是我有时间弄完迦勒底的这一堆事情。”

 “抱歉,哦对了,我查到一点,”藤丸立夏点点下巴回想着,“他提出了本源(arch)。”

 “本源……” 

她念叨着这个词,连御主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我的名字叫罗玛尼·阿基曼。”一头珊瑚色毛茸茸头发的男人穿着白大褂,伸出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是迦勒底的工作人员。” 

“莱昂纳多·达·芬奇。”把自己改造成蒙娜丽莎模样的‘女性’一脸自然地把手递了过去,“阿基曼这个姓氏还真是少见呢。”

 archaman,起源之人。 

本源之人。】 


藤蔓立夏告别之后,她把画完的设计图交给工作人员,随手在纸上画起了手稿。 画什么好呢? 

画一个男人吧。 

什么样的男人呢? 

一个普通人吧。 

【“你只是个凡人,一个努力的普通人,和身为天才的我简直天差地别哦。” 

“啊哈哈……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啦。”罗曼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所以我很需要莱昂纳多的帮助。”

“一上来就向我求助吗?报酬呢?即使是天才也不会免费办事的哦。”

“报酬的话,拯救完人理,我请你吃蛋糕?”手头拮据的罗玛尼只能想到这么多。

 “哈哈哈哈,行啊,反正我本来就挺感兴趣的。”

 而且这样的你居然要担负起拯救人理这种事,真的让我很感兴趣。

达芬奇挂着微笑,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手稿画完后,她抬眼仔细看了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 

啊,有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给画里的男性换上了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不对。

 她今天的状态很不对劲。 

达芬奇把手稿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也许我需要休息。



【“我也一起去。”在第六特异点的传送阵前,达芬奇站在了藤蔓立夏的身旁。

 出乎意料的,罗曼的反对异常激烈,“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他很少见那么大声,“没有达芬奇,迦勒底根本不能正常运作下去!”

 “罗玛尼,”她强硬地回绝,“支撑迦勒底进行下去的人不是我。”

“是你。”】


后来是一段失去联系的日子,当她伴随着爆炸于茫茫沙漠中等待死亡时,了无牵挂的英灵突然觉得有点舍不得,她还想写点东西,关于未来和过去,要写一万字,不,十万字都写不完。

但不用那么多,十个字就好。

起码告诉那个傻乎乎的家伙一声,自己要离开了。

之后虽然被救了,再次联系上罗玛尼的时候,她的话也控制不住地有点多。

【“因为临死的时候想到你那张蠢脸,感觉实在不靠谱,所以我就回来了,”达芬奇笑眯眯地对听完事情经过的罗玛尼说道,“要是我不在了,迦勒底那些工程你又要加班加点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罗玛尼看上去很生气,“你必须回来,和立夏她们一起。”】

被担心了。

也是呢,如果失去了“达芬奇”,迦勒底的运作应该会受到很大打击吧。

所以,罗玛尼·阿基曼一定也是……



之后玛修和立夏在沙漠里遇到了福尔摩斯,那个人似乎说了些对罗曼医生猜疑的话,导致她们对罗玛尼的态度一直很生硬。

达芬奇自然也感觉到了罗玛尼身上的不对劲之处,但她没有怀疑他。

【“如果你这样的家伙是个坏人,那世界上连警察都不需要了。”

罗玛尼苦恼地请求,“麻烦你和她们解释一下了,我不想一直被这么防着。”

“你居然让我帮你处理同事关系?”达芬奇抬眼看见对方恳求的可怜眼神,顿时失去了打趣的兴趣,“可以吧,我就帮你这一次”。

“谢谢你。”罗玛尼感激地笑,“一直这么信任我。”】

醒来的时候,灯又被关上了。 大概是某个多管闲事的工作人员干的吧。


“罗曼医生不在了,达芬奇亲看起来没有觉得伤心呢,能这么坚强真好啊。”当时哭得眼睛都肿了的御主挤出一个微笑,对达芬奇这么说道。

那时的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啊,对了。

“因为我平等地爱着一切哦,所以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去感到特别伤心。”

是这么说的吧。

她闭上眼睛。

我说了谎。



到头来还是不知道阿派朗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好奇心赢了。

达芬奇走出工坊,前往资料室的电脑进行查询。她的工坊被做成了自己的阵地,为了更自由而切断了与外界的电子联系,有着自己独立的一套供电和内部网络。

“阿派朗……阿派朗……”

她输入了这个词。

她突然想起,当她问起罗曼的愿望是什么,他回答,“想要平稳的生活,解决完人理问题之后,大概就能实现愿望了吧。”

“现在的日子就很平稳。”她在心里喃喃自语,“可惜你已经看不到了。”
她摁下了搜索键。

“这十年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是,也好啦。立夏成为了了不起的御主,我也作为人类活的那么自由。”

“莱昂纳多,我不在了之后,一切都交给你了。”

【阿派朗:无定型,无限制。

阿那克西曼德首次提出“本源”一词,他认为本源是无定型,无限制的,这个无定型被称为阿派朗。】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工坊门口。



最近,真的很忙。


 “我是阿派朗。”



究竟是多不负责任的人啊,把工作都推给我,自己一走了之。



“我是本源。” 



她的手转动了门把。 


“我是一切无定型的事物。” 


孤独的天才,打开了门。